开始削减中国留学生录取了

中国人有天赋,又勤奋,可是为什么世界一流大学开始不爱招中国学生了?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分析了原因。这些年看到这么多从国内培养出来的杰出高材生,他们在专业上这么突出,但思维方式那么僵化、偏执,社会交往能力又那么差,除了自己狭窄的专业就不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怎么表达自己,让我非常痛心。这些问题的根子都出在教育上,包括正式的学校教育、家教和社会文化教育。

为什么世界一流大学不爱招中国学生?

作者:陈志武

有两件事再次引发了我对中国教育的担忧。

一个是,跟一位美国名牌大学金融教授谈博士研究生招生政策时,他说他们今后可能不再招收中国博士研究生了。

这不是种族歧视问题,他自己也是中国人,而是因为过去多年的中国学生,开始学习成绩都好,后来做博士论文研究时虽然未必突出,但还可以,可是等到毕业上学术市场找教职岗位时,表现都不好,没办法找到一流大学教职。所以,他们不想再浪费时间培养中国学生了。

实际上,不只是他们大学有这个打算,我所在的耶鲁和其他大学,也讨论过同样的问题。虽然我们没有决定完全停招中国学生,但有意识地少招或者偶尔不招。

以2015年为例,美国的前30名金融系毕业的博士中,来自中国的不少,但找教职岗位最成功的是去了加州理工学院,那个大学当然不错,可是,这么多中国博士生中没有一个被前10名或前15名金融系招聘。

由于这些博士都毕业于顶尖金融院系,这一结果很让人失望,各学校投入的资源和教授精力那么多,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第二是,在美国金融和硅谷高科技行业中,印度裔高管远超华裔。

大家熟悉的谷歌、微软、Adobe、软银、花旗集团等公司的CEO都是印度人,在这种级别的美国公司中似乎想不起一个中国人CEO。公司副总裁一级的印度人就更多了。

而且,不只是美国企业界里中国人和印度人的反差这么大,在大学里也如此。比如,几年前美国主要商学院中,有12个在选拔招聘商学院院长,其中有10个给了印度裔聘书,没有一个给中国裔。尽管后来一些印度裔谢绝了,但这本身也反映出中国和印度之间在教育、文化上的差距。

中国人天赋好,又聪明勤奋,但为什么结果会如此令人失望,跟美国、印度和其他国家的人差别那么大呢?

答案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教育理念、教育方法,包括中国父母对子女的养育方式;另一方面是与中国文化鼓励“听话”“顺从”紧密相关,这些文化烙印实际上是中国人一辈子的包袱,走到哪里都无法丢掉,到哪里都吃亏。

先谈教育

张三(匿名)出生于国内某大城市,高中毕业轻松考上北大清华这样的国内顶尖名校,等他到耶鲁读博士时,哪怕再难的数理经济模型对他来说都太容易。在我的博士生课堂上,他毫无疑问一直是最优秀的,即使在耶鲁这样的世界各地天才汇聚的地方,他的聪明才华照样遥遥领先。

可两年后的一天,正当他全力以赴深入做研究而且已经有出色成果的时候,张三找我私聊,说他在考虑是否退学回国去做PE投资基金,因为他父母好友愿意出资5000万美元由他去负责管理,机会难得。

我问他:“你的天赋如此出色,我一直认为你最有希望出类拔萃,出一流学术成就。告诉我,你是否真的对学术研究、学术生涯有兴趣、有激情?”

多年的经历让我清楚,一个人如果对他从事的工作没兴趣、无激情,尤其当他做的是学术研究时,那么,要他做好、要他做出别人想不到的创造性成绩,那等于是赶鸭子上架,难!每天做自己没兴趣的事情,只会是应付,不会钻进去的,那样他自己也会痛苦、很累。

张三回答说:“对学术研究谈不上有兴趣。我可以做,也可以写学术论文,但这不是我的兴趣与激情所在。”这下好了,我跟同事原来期许厚望的博士生,对我们的专业也就是如此。我接着问他:“那你为什么要申请金融博士研究生呢?”他的回答不奇怪:“因为父母要我这样做,而且看到其他同学都这样做。”

很多年来教过的中国学生中,真正因为自己喜欢而研读经济学、金融学的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是因为父母的压力和安排。

既然他们都不是因为自己真实的兴趣而为,出现上面我们谈到的,那么多读金融博士、经济学博士的中国学生最后在职场上表现一般甚至较差,就不足为奇。赶鸭子也许可以上架,但上不了高架的。

我见过的很多父母可能从来没有问过,更没有想过“什么是最好的学校”“什么是最好的教育”。学过优化理论的人都知道,“好”“不好”“较好”“最好”这些价值判断都只能是相对的,必须首先搞清楚的是“相对于谁”“相对于什么”,因为不存在没有度量指标、没有参照系的“好”和“最好”。

很多人往往是根据父母自己认为“好”的标准去选择“最好”的学校和专业,等于让子女去过一种父母认为好但子女自己未必认为好的职业和生活。有时候,这实际上是迫使子女去实现父母自己没有能实现的专业梦。

有得人是随大流,去追求大家都认为最好的哈佛、耶鲁或者北大、清华。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哈佛耶鲁好、北大清华好”时,他们也说不上来。

好与不好,只有基于子女的个人兴趣、偏好、个性和天赋才有意义。

否则,不仅没有意义,而且很容易造成天赋与人才的浪费,结果只会是子女学习、工作没有热情,无精打采,每天因为在做自己没有感觉的学习或工作而特别累,而且会时常抱怨,对生活、工作失去兴趣。

在任何社会中,人才资源是各项资源中最为重要的,因此,把每个人的兴趣和天赋跟其专业尽量配置得一致,是整个经济中最为关键的一部分,也是决定一个国家整体资源配置效率的最关键因素。

我们想象一下:一个社会中,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并没有兴趣但为了养家糊口又不得不做的事,而且每件工作都是由那些并没有兴趣的人在做;在另一个社会里,每个人都选择做自己有激情的事情,而且每份工作都是由对其有兴趣的人在做。那么,这两个社会中,哪个社会的整体幸福感更高、效率和创造力也更高呢?

不同文化背景导致了中国人和印度人的不同表现

“耶鲁校长理查德·莱文也曾提出学习的用途,并不是为了自己的职业,而是追寻自己的价值。

理查德·莱文(Richard Charles Levin)是享誉全球的教育家,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鲁大学校长,上一位任满20年耶鲁校长的还是1899年就任的亚瑟·哈德利(Arthur Twining Hadley)。

理查德·莱文曾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因为,他认为,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是学生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在大学毕业后才需要去学习和掌握的东西,那不是耶鲁大学教育的任务。

那大学教育有什么用呢?

理查德·莱文在他的演讲集《大学的工作》(《The Work of the University》)中这样提到,耶鲁致力于领袖人物的培养。在莱文看来,本科教育的核心是通识,是培养学生批判性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为终身学习打下基础。

通识教育的英文是,liberal education,即自由教育,是对心灵的自由滋养,其核心是——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责任、远大的志向。

自由地发挥个人潜质,自由地选择学习方向,不为功利所累,为生命的成长确定方向,为社会、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

这,才是莱文心目中耶鲁教育的目的。

正如《大学的观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的作者约翰·纽曼(John Henry Newman)所说:“只有教育,才能使一个人对自己的观点和判断有清醒和自觉的认识,只有教育,才能令他阐明观点时有道理,表达时有说服力,鼓动时有力量。教育令他看世界的本来面目,切中要害,解开思绪的乱麻,识破似是而非的诡辩,撇开无关的细节。教育能让人信服地胜任任何职位,驾轻就熟地精通任何学科。”

职业和做人

下面这个故事很流行:一家硅谷公司招来三个实习生,分别是中国人、印度人和美国人。美国实习生只求把事情做完就好,一到下班立马走人。他对一些问题尽管一知半解但也能侃侃而谈,一分钟可以讲完的问题,能讲五分钟。中国实习生很努力,活干得最多最好,但不爱多说话。

印度实习生工作做得没有中国实习生精细,但也不差。虽然讲话带有口音,但最爱发问,擅长表达自己。在实习期间,学到东西最多的是中国实习生,但是,最后人们最能记住的是那位印度学生。

这个故事当然是中国人喜欢讲的,因为中国人看重“硬本事”、看轻“软本事”;按照这种我们熟悉的价值观,这个故事实际是想抬高中国人、贬低印度人,也包括贬低美国人,很符合中国人的口味。

但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因为我们这种看重“硬本事”的文化取向造就了中国人只能干苦力活、不能像印度人那样在硅谷和美国大学等领域成为领袖人物;也正因为美国和印度社会既看重“硬本事”也看重“软本事”,所以,反馈到文化和教育领域,就变成了不只是要强调数理化,也要强调人文社会科学,在判断人才时不只是看他的硬技能,也看他的表达能力、沟通能力,看他是否是一个风趣的人。

比较极端的是,不少中国父母在子女好不容易到美国大学读书后,又偏偏要他们花大学四年学会计,这的确是“硬技术”,对找工作最便利。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实际上中国会计规则跟美国不完全相同,学完美国会计规则,到了国内还要补课才能做会计。而且像会计这种职业性这么强的专业,根本不需要到美国大学去花钱学四年,在国内的技校就可以学到,然后在国内考会计资格,那样既省钱又更实用。

这些朋友说,他们担心子女毕业后不好找工作,会计好找工作。如果是这样,国内技校不是更好吗?而且,退一步讲,如果只是为了找工作,麦当劳不是有很多工作机会吗?

实际上,这里关键还是在于对“教育”的理解和认识问题。教育有两项主要功能:一是为了职业,一是为了做人,尤其是为了做一个有意思、有趣味、有意义的人。职业培养是为了饭碗,而“做人”的教育是为了让人不只是职业工具,而更重要的是做人。

许多朋友一听到自己子女想学历史、文学、艺术,或者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就很生气,认为这些“软本事”没任何用,不便于找工作,等等。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软本事”恰恰是使一个人更加有意思、有趣味的基础。

世界需要有“硬本事”的人,但世界是由那些能说会道、知识渊博的人领导的。即使我们走出企业领导、政府领导阶层,在社会生活中,那些除了职业以外还了解我们历史、社会、政治和经济是怎么来的人也是更加有趣的人,同时更可能是社会中的成功人士。

随着互联网资源的丰富膨胀,各类专业技术通过谷歌随时随地可以查到,获得“硬本事”的方式可以是技校、大学,也可以是通过上网就行。所以,“硬本事”的相对价值在降低。但,全球一体化的社会对于软知识、软本事的需求比以前大增。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中国人不在“软本事”方面追赶美国和印度,我们可能只能继续以苦力活、以低利润活为主,而高利润、高收入的工作则继续由美国和印度人控制。

就每个人的生活而言,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和大学都应该强化通识教育,也是为了让自己能一辈子活到老幸福到老。通识教育不仅能让一个人增加“软本事”,而且还会让你接触了解各种不同学科领域的知识与研究,激发你方方面面的好奇心和兴趣。

一旦你对许多东西有好奇和兴趣后,一辈子中的不同时段总会有让你感兴趣、让你激动的追求和话题,不会过得枯燥,而会充实生命中每个阶段的生活内容,最大化一辈子的幸福感。

中国文化鼓励“听话”和“顺从”

之所以中国人跟美国人、印度人的差别这么大,也当然跟中国文化鼓励“听话”“顺从”紧密相关。在中国长大的过程中,父母等周边的人都教你“乖乖听话”、听长辈的话。不管走到哪里,只要见到比自己年长的,都要小声讲话,要顺从听话,不能挑战长者和权威的言论。

正因为从出生开始,二三十年之内,周边大多数人都比自己年长,都是自己必须要顺从听话的对象,所以,每个人在成长的二三十年里都会被驯化得乖乖的,没机会锻炼讲话辩论。长大后即使想学习辩论、学习作报告演讲技巧,也很难改变从小被迫养成的“听话不作声”习惯。

在中国,别人说“你的孩子好听话”是对你子女的表扬,父母也会因此而欣慰。而我在美国生活的30年里,从来没有听到美国人以这种话去夸奖人家孩子的,因为美国人会认为“听话”“顺从”是贬义,是没有个性的表现,因此,没有人愿意被这样评价的。

美国学校更注重学生思辨能力的培养看,正因为这种思辨能力的培养,现在我跟女儿讨论问题时,她们一听到任何话,很自然地就会去怀疑、审视,然后就看能否找到证据来证明这个话逻辑上或者事实上、数据上站不住脚。

这种习惯看起来简单,但是对于培养独立的思辨能力,让学生毕业以后,特别是大学毕业以后,不只是简单地听领导的话的机器,这些是非常重要的自然的开端。

当然,思辨对于美国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人是很自然的,有时候我也想,美国这个社会真的蛮有意思,不管是聪明的、还是笨的人,不管是有能力的、还是没有能力的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厉害,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对什么事都会有一番高论

大数据时代,还是忽悠人时代?看个人的认知水平和知识储备。

16836483_391167144575321_3468284412486375964_o

记得我们初中时候埋怨过数学没有用,而且理由充分。比如说“难道我们上街买菜需要导数和三角函数吗?”

图样图乃衣,图森破。我们的认知水平和教育水平有很大的关联。大部分人的智商都差不多其实。此时此刻,教育的高低推动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但不能否认,教育不是完全确保一个人的修养。相对理智的思维会让人处理事务比较靠谱。那么,data,数据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或者社会更加的和谐吗?

社区学院—–>加州名校

cropped-16904798_1462208930464161_7238998454895805876_o.jpg

Shiyang Yu同学终于可以安心回国好好过个暑假了,这个学期,她成功拿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的转学申请offer。这是两年前,她不曾想过的。

头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光环的杜同学,常常被国内的学弟学妹们膜拜,但他们并不知道,杜同学留美的前两年半,是在一所社区大学度过的,Citrus College。

美国社区大学,这个在亚洲教育体系里并不存在的种类,十年前国内鲜有耳闻,在经历过“妖魔化”的误解后,逐渐走入国人视野,成为新的留学增长点。但是大部分中国家长依然对它充满偏见

实际上,社区大学正在成为留学生们最低成本最稳妥的逆袭利器“名校预科”。其中尤以加州地区的社区大学最受欢迎。

社区大学,为平等而生

美国社区大学的创建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初级学院运动,当时在教育界有一种声音:把大学前两年的基础教育独立出来,由初级学院负责,而大学承担更高级的人才培养和研究工作。

1901年,受当时的芝加哥大学校长William RaineyHarper推动,首间社区大学Joliet Junior College于伊利诺洲(Illinois)正式成立。

当时的学院只集中于文理学科(General LiberalArts)课程,更像是高中教育的延伸和四年制大学的通识教育。

1920 年,美国初级学院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of Junior Colleges)正式成立,后来易名为美国社区大学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Community Colleges),并积极推动“初级学院运动”。

此后,社区大学在美国的数量迅速增加。

随着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衰退,为了缓解当时失业问题,社区大学纷纷提供职业培训课程,以让民众获得新技能重新就业。

二战后,美国大量军事工业转型,技工需求量骤增,而退伍军人又需要依靠一技之长谋生。

美国政府1944年通过退伍军人议案,鼓励他们重返校园,在社区大学接受教育和职业培训,以打破社会阶层隔阂,让更多美国人都可以接受高等教育。

同时,为缓解师资紧张问题,社区大学纷纷推出教师课程,吸引女生前来就读及任教。

1947年,美国国会明确要建立更多低廉的公共社区学习区域,成为社区的文化中心,二年制公共学院纷纷改名为社区大学(CommunityCollege)。

其后,随着婴儿潮的爆发,入学率急升,传统的四年制大学无法容纳更多的学生,而普通民众也无力承担高昂的大学学费,实用、便宜的社区大学随之蓬勃发展,在职业教育之外承担更多基础高等教育的责任。

时至今日,美国社区大学已超过1100所,大多位于居民聚集地,方便就近入学。

社区大学亦有公立私立之分,但85%以上为公立,由政府拨款和当地财政收入作为资金支持。因为花的是本地区纳税人的钱,社区大学主要服务本地居民,收费极低,每学年平均一两千美金,且秉承开放式原则,对待周边居民,几乎来者不拒。

对美国人来说,“公平”接受教育是一道红线,即使教育质量可能有所差别,但受教育权决不允许被挑战。

两年社区大学毕业学生能得到什么?

社区大学同时提供两种课程—通识教育的学分课程和职业培训课程。

直接就业—可以选择在社区大学接受职业培训课程,两年后获得副学士学位。加州70%的在职护士都毕业于加州的社区大学。此外,很多消防员、警察,也毕业于社区大学。

转入四年制大学,最终取得学士学位—在社区大学选择通识教育的学分课程,两年后可凭GPA成绩申请转入四年制大学,包括全美的各类TOP学校。

社区大学的教学质量?

教育质量,离不开资金和师资。社区大学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预算和社区捐款。美国人民讲究实用,而大部分四年制大学离居民区都很远,地段好的私立大学又太贵,于是入读就在家门口的社区大学成为普通美国民众的首选。

自家孩子就在社区大学上学,学院是大家伙儿掏钱办的,家长自然关心,捐起款来也丝毫不含糊。再加上有政府直接拨款,一般来说,社区大学的硬件设施并不比综合性大学差,而且因在居民区,安全系数也更高。

社区大学中国奇遇从“妖魔化”到洗白白

社区大学在中国的遭遇几乎可用“一把辛酸泪”来形容。由于只有两年学时,并且只能拿到副学士学位,社区大学在中国被认为是美国的大专或职业技校,甚至一度被当做“野鸡大学”。

当然,被误解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学生和家长对其了解不多,而且国内并没有相对应的教育体系。

最初在中国推广社区大学简直寸步难行。由于中国留美热潮2008年才真正爆发,彼时国人对美国大学的认识还局限于TOP10,“知道排名前30的人都不多,要是了解前排名前50的学校,那这家长和学生都算专业的了。文理学院都还没听说过,更别提社区大学了。”

2008年,教育集团巨头KAPLAN在中国着手推广社区大学,投入数百万,举办了数百场讲座,普及社区大学,“但效果不怎么好。”一位资深中介介绍,那时候的家长和学生名校情结非常重,在留学上也比较盲目,加上信息不如今天透明,都不买社区大学的账。

2008年,两个学生出去读了社区大学,一个成绩不错但高考失利,一个成绩中等由于种种原因没拿到高中毕业证。俩人都没有语言成绩,都着急当年秋季就入学。只剩下社区大学这条路,“因为门槛低,有GPA成绩就行,大部分社区大学都有语言课程,国际学生可以过去先读语言,然后再正式修学分课程。”

社区大学“门槛低”,这是把双刃剑。2010年,唐骏学历造假被踢爆,一时间“野鸡大学”成了洪水猛兽。“如果说社区大学要求很低,几乎都能进,家长立刻就会说,是不是‘野鸡大学’啊?”家长们认为只有很差的学校才会门槛低,一般都很抗拒。

“社区大学的宗旨就是敞开门办学,他们认为只要学生品质没问题,就应该给予教育机会,教是他们的责任,但学生学多少,是混两年就毕业还是转学去名校,那就是学生自己的事了。再说社区大学还承担职业教育的义务,设置门槛还怎么体现服务社区和大众的定位呢?”

不过仍有经济条件不那么好或成绩不够出色的学生选择社区大学。2012年,一位资深中介感觉到家长对社区大学的态度开始转变,“有人开始主动询问社区大学了。”到了2013年,他发现询问社区大学的家长和学生越来越多,留学人数也在翻番。

“2008年,全国去社区大学的学生也就百十个,去年通过万佳申请社区大学的学生就有一百多个。今年的结果还没出来,估计也有差不多两百。”这位资深中介说,这两年他们已经设立了专门的小组负责这块业务。

社区大学三大优势:

转校容易、费用节省、小班教学

FREE: HOW TO APPLY TO BERKELEY HASS BUSINESS SCHOOL

How to apply to Berkeley Hass Business School makes everything clear and easy. The fame of Hass Business School is undeniable for those who want to be involved into business industry. So, where to start with?

1, To do the right thing? It sounds doable, but in the most of the time, it is better to know how to not to do the wrong thing. Readmore at http://www.uccainc.com/mai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