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学院—–>加州名校

cropped-16904798_1462208930464161_7238998454895805876_o.jpg

Shiyang Yu同学终于可以安心回国好好过个暑假了,这个学期,她成功拿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的转学申请offer。这是两年前,她不曾想过的。

头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光环的杜同学,常常被国内的学弟学妹们膜拜,但他们并不知道,杜同学留美的前两年半,是在一所社区大学度过的,Citrus College。

美国社区大学,这个在亚洲教育体系里并不存在的种类,十年前国内鲜有耳闻,在经历过“妖魔化”的误解后,逐渐走入国人视野,成为新的留学增长点。但是大部分中国家长依然对它充满偏见

实际上,社区大学正在成为留学生们最低成本最稳妥的逆袭利器“名校预科”。其中尤以加州地区的社区大学最受欢迎。

社区大学,为平等而生

美国社区大学的创建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初级学院运动,当时在教育界有一种声音:把大学前两年的基础教育独立出来,由初级学院负责,而大学承担更高级的人才培养和研究工作。

1901年,受当时的芝加哥大学校长William RaineyHarper推动,首间社区大学Joliet Junior College于伊利诺洲(Illinois)正式成立。

当时的学院只集中于文理学科(General LiberalArts)课程,更像是高中教育的延伸和四年制大学的通识教育。

1920 年,美国初级学院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of Junior Colleges)正式成立,后来易名为美国社区大学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Community Colleges),并积极推动“初级学院运动”。

此后,社区大学在美国的数量迅速增加。

随着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衰退,为了缓解当时失业问题,社区大学纷纷提供职业培训课程,以让民众获得新技能重新就业。

二战后,美国大量军事工业转型,技工需求量骤增,而退伍军人又需要依靠一技之长谋生。

美国政府1944年通过退伍军人议案,鼓励他们重返校园,在社区大学接受教育和职业培训,以打破社会阶层隔阂,让更多美国人都可以接受高等教育。

同时,为缓解师资紧张问题,社区大学纷纷推出教师课程,吸引女生前来就读及任教。

1947年,美国国会明确要建立更多低廉的公共社区学习区域,成为社区的文化中心,二年制公共学院纷纷改名为社区大学(CommunityCollege)。

其后,随着婴儿潮的爆发,入学率急升,传统的四年制大学无法容纳更多的学生,而普通民众也无力承担高昂的大学学费,实用、便宜的社区大学随之蓬勃发展,在职业教育之外承担更多基础高等教育的责任。

时至今日,美国社区大学已超过1100所,大多位于居民聚集地,方便就近入学。

社区大学亦有公立私立之分,但85%以上为公立,由政府拨款和当地财政收入作为资金支持。因为花的是本地区纳税人的钱,社区大学主要服务本地居民,收费极低,每学年平均一两千美金,且秉承开放式原则,对待周边居民,几乎来者不拒。

对美国人来说,“公平”接受教育是一道红线,即使教育质量可能有所差别,但受教育权决不允许被挑战。

两年社区大学毕业学生能得到什么?

社区大学同时提供两种课程—通识教育的学分课程和职业培训课程。

直接就业—可以选择在社区大学接受职业培训课程,两年后获得副学士学位。加州70%的在职护士都毕业于加州的社区大学。此外,很多消防员、警察,也毕业于社区大学。

转入四年制大学,最终取得学士学位—在社区大学选择通识教育的学分课程,两年后可凭GPA成绩申请转入四年制大学,包括全美的各类TOP学校。

社区大学的教学质量?

教育质量,离不开资金和师资。社区大学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预算和社区捐款。美国人民讲究实用,而大部分四年制大学离居民区都很远,地段好的私立大学又太贵,于是入读就在家门口的社区大学成为普通美国民众的首选。

自家孩子就在社区大学上学,学院是大家伙儿掏钱办的,家长自然关心,捐起款来也丝毫不含糊。再加上有政府直接拨款,一般来说,社区大学的硬件设施并不比综合性大学差,而且因在居民区,安全系数也更高。

社区大学中国奇遇从“妖魔化”到洗白白

社区大学在中国的遭遇几乎可用“一把辛酸泪”来形容。由于只有两年学时,并且只能拿到副学士学位,社区大学在中国被认为是美国的大专或职业技校,甚至一度被当做“野鸡大学”。

当然,被误解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学生和家长对其了解不多,而且国内并没有相对应的教育体系。

最初在中国推广社区大学简直寸步难行。由于中国留美热潮2008年才真正爆发,彼时国人对美国大学的认识还局限于TOP10,“知道排名前30的人都不多,要是了解前排名前50的学校,那这家长和学生都算专业的了。文理学院都还没听说过,更别提社区大学了。”

2008年,教育集团巨头KAPLAN在中国着手推广社区大学,投入数百万,举办了数百场讲座,普及社区大学,“但效果不怎么好。”一位资深中介介绍,那时候的家长和学生名校情结非常重,在留学上也比较盲目,加上信息不如今天透明,都不买社区大学的账。

2008年,两个学生出去读了社区大学,一个成绩不错但高考失利,一个成绩中等由于种种原因没拿到高中毕业证。俩人都没有语言成绩,都着急当年秋季就入学。只剩下社区大学这条路,“因为门槛低,有GPA成绩就行,大部分社区大学都有语言课程,国际学生可以过去先读语言,然后再正式修学分课程。”

社区大学“门槛低”,这是把双刃剑。2010年,唐骏学历造假被踢爆,一时间“野鸡大学”成了洪水猛兽。“如果说社区大学要求很低,几乎都能进,家长立刻就会说,是不是‘野鸡大学’啊?”家长们认为只有很差的学校才会门槛低,一般都很抗拒。

“社区大学的宗旨就是敞开门办学,他们认为只要学生品质没问题,就应该给予教育机会,教是他们的责任,但学生学多少,是混两年就毕业还是转学去名校,那就是学生自己的事了。再说社区大学还承担职业教育的义务,设置门槛还怎么体现服务社区和大众的定位呢?”

不过仍有经济条件不那么好或成绩不够出色的学生选择社区大学。2012年,一位资深中介感觉到家长对社区大学的态度开始转变,“有人开始主动询问社区大学了。”到了2013年,他发现询问社区大学的家长和学生越来越多,留学人数也在翻番。

“2008年,全国去社区大学的学生也就百十个,去年通过万佳申请社区大学的学生就有一百多个。今年的结果还没出来,估计也有差不多两百。”这位资深中介说,这两年他们已经设立了专门的小组负责这块业务。

社区大学三大优势:

转校容易、费用节省、小班教学